什邡事件:游向深水区的中国

什邡事件距离高峰期已经过去快十天了。这个事件又一次展现了群众性事件在国内目前受到的待遇——以迅猛的爆发,换得迅猛的结束。随着政府粗暴的宣布项目停止不再建设,这件事情的发展似乎戛然而止,各方面的讨论也迅速的偃旗息鼓。但进步不是这样子的,我们只能一点一点的,抓住每一个线索,让问题一个一个的暴露,然后尝试各种方法,一点一点的去解决。爆发、粗暴,看似皆大欢喜,老百姓实现了诉求,官老爷保住了乌纱,丢失的却是这个国家继续前进的机会。

企业们要小心了

四川省宏达联合化工总厂的前身,是1979年刘沧龙靠借来的500元创办的一家磷肥厂,这个磷肥厂后来打赢了两家国企,成为当地一家举足轻重的企业。抓个工厂1994年改制,后来更名为什邡宏达发展有限公司,与四川化工总厂、什邡县电力公司等几家企业一同成立了宏达集团。

资料显示,什邡市30户重点企业销售收入占全市规模以上企业总量超过86.9%,利润占全市规模以上企业总量超过97.6%,其中川渝中烟工业公司长城雪茄烟厂、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蓝剑饮品集团有限公司、四川蓥峰实业有限公司四家大型企业为主要支撑,销售收入和利税总额分别占工业总量的66.93%、91.62%。可以想见宏达集团在什邡的势力和影响。

但是,这样一个企业给当地老百姓留下什么印象呢?有报道称,在2008年地震的过程中,磷肥厂出现过硫磺燃烧和液氨罐体泄露,对当地庄和百姓造成很大损害。经过08年地震的洗礼,当地老百姓对于化工厂的接受程度要远远低于过去,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一条命,怎么能又丧失在污染型企业手中?

此外,新项目建设过程中的一些周边问题,也为此次公众事件埋下了伏笔。什邡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地震之后北京对口建设的工业区,开发力度很大。建设工作牵涉到大量的拆迁,有报道称钼铜项目的开工典礼现场是一条40米宽、一公里长的平整的临时道路,这些道路下面原来都是农田或者村庄。有报道称房屋拆迁补贴每平米560元,青苗费已经发放,但是农田的补贴还未到位。征地补偿费的操作中也会埋藏下种种隐患。网上有关于什邡工业园征地补偿案件的消息,其中称,什邡市马祖镇东岳村十一组征地安置补偿为人均34910元,达到退休年龄的除去相关保险后剩4653元!

对于国内大中型企业,是应该及时吸取经验教训的时候了。天津的PC项目是天津石化背景,什邡项目是宏达的背景,这些项目在当地都是长期存在的大型企业,但是在过去都在环保上、在社群关系上有很多的欠账。长期积累下来大量的矛盾和冲突,如果不能随着时代的发展提高环境保护和责任关怀的水平,这些积累的矛盾最终会变成阻碍企业自身发展壮大的最终阻力。企业家们是时候提高自己的认识了。

有文章称此次事件可以看做“群众路线”的传统的淡化,一旦脱离群众,实际上就是一个逐渐把所有人都变成自己敌人的过程。很多企业仗着自己在当地是利税大户,没有人敢动,在和当地社区的交流上就显得不够主动,最后激发出此类问题。在这里,倒是可以引用一个国外化工企业发展的概念叫做“责任关怀”,用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关怀社区、社会和环境,这也是国外大型化工企业在长期的发展和冲突过程中,逐步建立起来的理念,国内企业是时候建立和运行这种模式了。

环境保护从来就不只是个技术问题

最近几次出现群体事件的大项目,最后几乎都没有环保部的问题——这些项目大多是经过环保部审批,程序是完善的,而且根据经验,环保部审批的要求是相当严格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环保设施配套建设及正常运行”的情况下,环境污染能够得到控制。但是,正如前面所述,一个企业是否能够做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项目实施,环保部门不是万能的,他毕竟只是这个社会运作中的一个环节。

回到正题,根据网上公开的项目可研报告(中国瑞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编制,可以查询到全本,项目主体分册242页,此外还有两册公用工程)。这个项目的规模确实是非常大,环评报告中提出的投资是60多亿(企业公开声称是超过100亿),设计了专用铁路线和2x125MW的热电联产机组。这个项目实际上是一个钼冶炼厂和一个铜冶炼厂,不属于多矿产利用的概念。钼和铜的冶炼需要700m到1000m的安全距离,新建项目是肯定要满足的,也就是说,这个项目需要布置在工业园区比较中心的位置,周边需要一个非常大的拆迁距离。

根据什邡工业区网站上公开的规划,什邡工业区的发展方向定位是“重点发展精细化工、新型建材、机电和石化等什邡市传统特色优势产业,积极承接北京对口支援产业和沿海发达地区梯度转移产业,调整优化现有工业结构,形成工业发展与资源环境相互协调、产业相对集中、行业优势突出、区域特色鲜明、高度集群化的现代工业园区。”钼铜这个项目实际上是在一定程度上超出了区域规划的定位的。估计在项目在发改委立项的过程中,一定程度上调整了原有的园区规划?

根据资料,中国的钼冶炼企业数量并不少,目前最大的两家为河南的洛阳钼业集团、陕西省的金堆城钼业集团。该两家钼冶炼企业采取的钼冶炼工艺,均以钼精矿为原料,采用多膛炉氧化焙烧法,该工艺为美国、智利、加拿大等国产钼企业的主流冶钼工艺。此次什邡项目的首期冶钼项目(年产2万吨钼)的工艺,也是多膛炉氧化焙烧法。这种工艺的主要污染是大气污染,包括大量的低浓度二氧化硫,但在目前的技术情况下,都是可控的。什邡项目计划采用美国3台climax公司的多膛炉焙烧钼精矿(MoS2)产出氧化钼焙砂(MoO3),一部分氧化钼焙砂采用硅热还原法生产钼铁,一部分焙砂采用氨浸工艺生产钼酸铵,钼酸铵煅烧后得到高纯氧化钼。多膛炉焙烧烟气由于含SO2浓度低,采用CANSOLV再生胺吸附工艺处理,产出较纯的SO2气体送硫酸系统制取硫酸。铼在烟尘中的损失大,回收率低。铜的冶炼计划采用“双闪”集成工艺。主要工艺过程为:铜精矿经蒸汽干燥后进入闪速熔炼炉,产出的冰铜经水碎后送闪速吹炼产出粗铜,再经过阳极精炼炉生产阳极板。闪速熔炼和闪速吹炼炉产出的烟气经余热回收和电收尘后送烟气制酸系统生产硫酸,熔炼炉渣经缓冷后送炉渣选矿系统进一步回收铜,吹炼炉渣水淬后返回闪速熔炼系统。

我对冶金部分了解并不多,粗看起来,这个项目采用的技术可以算是成熟的技术,但是因为采用氧化焙烧法,在烟气排放和治理上面临很大压力,对于企业运行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项目也计划在二期引进更先进的湿法冶炼技术,但这只是一个构思,还没有成为现实。报告中提到污水“零排放”的概念,实际上是含重金属污水的零排放,这个技术上还是可行的。但是在大气处理方面,大部分环节的焙烧废气通过布袋除尘之后,进入二氧化硫回收系统,相当于进行两级尾气处理,对于浓度的控制是可行的,但对于总排放量和长期影响还需要进一步的资料支撑。

Eiafans 网站上放出过一张环境影响报告的截图,显示环评报告有830页。编制方是北京矿业研究总院,是一家国企,在矿业领域的档次应该是很不错的,这个报告还获得了“2011年度院级优秀工程设计奖和优秀工程咨询成果”。报告的编制过程中,公众调查问卷发放了1600份、在当地网站上做了两次公示、在发行量2万的《今日什邡》上发布了消息,此外还举行了座谈会。对于一个环评项目的公众参与,这样已经是做得很到位了。但是,对于一个如此复杂的项目,环境信息公开简本只有8页,在这8页里面确实很难说清楚这么复杂的项目,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项目的信息公开又是不太到位的。

实际上,对于什邡项目的讨论,极少落在环境影响这个“出发点”上面,这个事件的爆发和放大,直到最后政府的停产通知,都和环保无关,整场冲突,除了顶了一个环保的帽子,一切似乎都和环保没啥关系。

我们已经到了深水区

政治性的解决并不能保障各方利益。现在的情况是,一旦有人上街,事件很容易就升级成为政治问题,一旦进入政治问题的范畴,就没有讨论的余地和必要了——但是,采取政治问题的解决方式,是否真正的解决问题了?

这个问题也可以这样问:从厦门PX项目、到天津PC项目,再到什邡钼铜项目,这些法律手续齐全的项目,政府是否有权利在一天之内直接“通知”关停?或者再换一个问法:如果你有一家企业,政府突然给你发了一个通知,说因为某某原因,你的企业必须关停,你怎么保护自己?在这方面,我们没有一个“程序”,来保障企业方的利益。

而群众除了“环保”这个帽子之外,很可能有拆迁补偿或者其他很多的诉求,在快速的解决,使得这些诉求,实际上依旧没有得到倾听和解决——即使是“环保”这个问题本身,在任何一次事件中都没有得到充分的展开和讨论,如何能够建立一个更好的机制,让潜在的污染方和潜在的被污染方有一个沟通机制、监管机制,在项目建设前能够理解治理方案、在项目运营的过程中能够监控运行状态?

我们已经到了深水区,多重利益主体的冲突将是这个社会运行的常态,如何平衡,在保护弱势群体的同时又能够激励企业家的创业精神,是这个国家不断摸索和前行的方向。

《什邡事件:游向深水区的中国》有4个想法

  1. 成也萧何败萧何。企业顺利开展,不得不依赖于政府,无暇兼顾普通人的利益;而政府挡不住压力时,就反过来压企业,无暇兼顾企业的利益。

    一直以来,国人主要关注结果,不关注程序。没有多少人去考虑,政府有没有权力下令关闭企业;如果有权力,是不是必须经过法定的程序。

    BTW,中国还有很多恶法,例如,2004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规定“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三十倍”。对于乡镇的土地、农田类,一亩地的年产值按3千元计算的话,30倍也就9万。也就是说,政府每亩地补偿9万,已经达到法定的上限了。。。。

    Ref: http://ipsky.org/wiki/t/土地管理法-2004年公布版

  2. 是啊,很多法律的出发点就不清楚,最近的黑龙江太阳能风能管理规定也很有趣。

    另外,法律体系和行政体系的效率,往往是行政更大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