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炼化PX事件资料

从 10 月初逐步发酵,到 10 月 22 日公众事件初步爆发,到 10 月 24 日宁波镇海区官方发布说明,到 10 月 29 日宣布停止项目推进。此次事件发生在一个特殊的时空,使得事件相关资料极为欠缺,而解决方式也几乎没有任何借鉴意义。即便如此,此事作为近年来环境群体性事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应该进入我们的视野。

背景资料

经过一次扩建(镇海炼化扩产PX装置将于本月开车,2005 年 1 月),镇海炼化目前已有PX产能 65 万吨。而随着 2009 年宁波镇海炼化乙烯工程及配套项目建成,镇海炼化已经具备 2300 万吨/年炼油能力和 100 万吨/年乙烯生产能力,已经是全国最大的炼油企业和乙烯生产基地。

镇海炼化一体化项目选址宁波石化经济技术开发区内,总投资约 558.73 亿元,环保总投入约 36 亿元。该项目总投资估算约 558.73 亿元,占地面积约 422 公顷,年产 1500 万吨炼油、120 万吨乙烯。作为一个代表的“PX”只是其中一个工艺环节,只是 PX 名气大,很容易拿来。

项目在镇海区的位置图

一体化项目所在的宁波石化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网站上有很多公开资料,这个项目酝酿时间非常的长,选址已经预留了超过十年。而镇海炼化项目已经列入中国“十二五”重点生产力布局规划项目,也进入宁波市“十二五”规划、国家烯烃工业“十二五”规划,很早以前就知道会在这里建设了。(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公开资料:1500万吨年炼油和100万吨年乙烯扩建项目建设项目选址项目在宁波市的位置图项目在镇海区的位置图项目在宁波化工区的位置图

宁波石化区和附近城区的距离比较近,在气体污染物治理方面一直有很多投入。近两年来,宁波石化区由镇海区环保局建立了特殊污染因子在线监控平台,重点在下风向和园区周边布置。另外由于距离比较近,宁波市在石化区规划了一个55万吨/日的市政污水处理厂,目前已经建设一期10万吨/日处理能力,由城镇污水带动化工区污水处理,增加化工污水的可生化性,提高了处理效果、降低了处理成本。

项目布局图

《凤凰周刊 》称“镇海炼化上一体化新项目之初,与宁波政府接洽,地方政府提出拆迁安置需要100亿,双方不断拉锯,最后镇海炼化同意拿出90亿支持地方农居拆迁改造等工程。”由于靠近镇海炼化的棉丰村要拆迁,附近的南洪村等几个村庄也要求列入拆迁范围。最终湾塘村村民组织了集体上访,成为此次PX事件的最初源头。

事件过程

因为缺少第三方信息,此次的事件资料主要以官方通报为主。在10 月 21 及 10 月 27 日这两个周末,应该有散步,规模也不小,否则官方不会采取如此果断行动。至于散步的规模和冲突情况,也可以在官方通报得到一定程度确认,定量与否已经不太重要。

中石化再陷“PX环保门”

此次,在镇海区政府发出的公开信中,也坦承10月初开始,陆续有部分村民就该项目落户后的相关环保及村庄搬迁问题到镇海区政府信访。10月22日,湾塘等村近二百名村民,以居住点距离化工企业过近为由,集体到区政府上访,要求尽早将村庄拆迁纳入新农村改造计划。

为了平息项目周边居民的意见,镇海区政府在公开信中表示,他们已制定了三大措施,其中明确将在生态带内保留改造20个村民集居点,在城市规划建设用地及备用地上建设16个集中居住区,这是镇海区推进全域城市化的重大举措,也是优化区域村庄布局结构,建设幸福美丽新家园的重要抓手。目前,全区累计投入资金64亿元,先后启动13个集中居住区和10个村民集居点,总建筑面积达200.3万平方米,已建成154.7万平方米,安置农户9800多户。

宁波PX事件 镇海炼化扩建一体化项目 51人被扣留

10月26日晚5点多,在镇海甬江隧道口,一名送饭水的辅助工作人员遭到了聚集人员围堵殴打,执勤民警上前维持秩序时,近100名聚集人员用石头、砖块向民警攻击,当场就有多名民警被砸伤。当晚7点和8点许,部分聚集人员先后将一辆私家车和一辆警车推翻,还出现了打砸行为,聚集人员最多时达到1000余人。在持续劝导无效的情况下,为避免更多违法行为发生导致更大损害,晚上11点左右,公安机关采取措施驱散了聚集人员,并当场扣留51人,其中13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宁波市政府决定放弃PX项目 炼化一体化项目暂停

27日下午,宁波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就广泛征求民众对镇海炼化扩建一体化项目的意见,共同维护社会稳定作出进一步部署。当晚,宁波市委书记王辉忠与市长刘奇还分别主持召开座谈会,就镇海炼化扩建一体化项目面对面听取民众意见。

记者28日晚从宁波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处获悉,宁波市经与项目投资方研究决定:坚决不上PX项目;炼化一体化项目前期工作停止推进,再作科学论证。

至于事件如何发酵,最终如何从 200 村名发展成为成千上万人散步,这个关键过程已经无法深入研究,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吸取教训的了。

网络谣言和真像

类似“100公里”这种话,每一次环境群体性事件中都会出现。

我的资料,在大连 PX 项目的时候,就有“大连环保局称,美国休斯顿PX装置距城区1.2公里,荷兰鹿特丹PX装置距离市中心8公里,而日本横滨NPRC练厂PX装置与居民区仅隔一条高速公路。”——类似辩解之词在很多其他的地方也出现,但一则来源不明,二则不便证实,其中也确实一些有不实的。在大港 PC 事件中,我还专门研究了国外 PC 工厂的位置信息,此次又专门查了查 PX 项目的资料,下回把韩国 S-Oil 旗下蔚山世界最大的 PX 工厂(Google: The largest single PX plant in the world starts up,年产 160 万吨)的图贴上。不过言而总之,用屁股想想也能知道 100 公里这种屁话是不可信的,这个世界上工业发达地区能找出 100 公里防护距离的,不可能有。

附一份简化过的天涯帖子:

作者:lurenangel 发表日期:2012-10-23 21:07:00 – 10 月 25 日访问

转镇海万民求救书
尊敬的镇海父母官:

镇海人民向你们求救了!请耐心听听万民的呼声吧!

有每天排出大量的硫氧化物,氮氧化物,碳氧化物和飘尘的炼油厂;还有煤灰满天飞的煤码头和年吞吐量为200万吨的化工码头;又有镇海发电厂的大烟囱…。
早在1972.6.5—6.16,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第一次会议在瑞典举行,通过了《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宣言》,向全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呼吁为保护和改善人类生活环境,造福全体人民,造福后代而共同努力。后来还制定了许多生态化境保护法,其中有一条:化工厂必须离居民区距离100公里以外。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也多次提出:发展经济必须和环保相结合,绝不能污染环境破坏环境去换取。
洋化工――“LG”,是韩国政府怕污染国土。不同意建造而踢出国门的。而我们当官的却视之如宝,极毒气体和液体污染大气,污染环境,危害人民,他们置若罔闻。更可气的是“LG”发生毒气泄漏事件,当时严重中毒者探究百人送龙赛医院,死亡人数保密。韩国人自知理亏,害怕中国政府会把他们赶出国境而惶惶不安。谁知一场虚惊,中国政府仍让他们合法地供老祖宗一样地供奉在我们土地上。
离镇海居民近在咫尺的洋垃圾—金属园区,这是发达国家最难处理的危险垃圾。…
PX项目,指的是二甲苯化工项目。…*(下面引用了一段PX资料)
一个厦门不让、大连不要的PX项目即将在宁波镇海大幅扩建,距离宁波老城仅20公里,新城10公里(国外基本100公里以外);PX即对二甲苯,易致癌、引起生殖系统病变;如你是一个住在宁波的人,请转发! 我们要生存、要活命、要子孙!

“后来还制定了许多生态化境保护法,其中有一条:化工厂必须离居民区距离100公里以外。”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结语

这个事情我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两句牢骚,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吵架。吵了两句,不提距离了,话锋转向异味问题和癌症发病率,然后就不了了之了。还有人在知乎上问,出了散步还能做什么?不过很快就没了。总体来说,个人觉得:

  1. 因为发展的早、产业集中度高,杭州湾内各种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本身就一触即发,此次事件只是一个自然的结果,以后这种冲突还会有很多。《杭州湾石化企业围集生态恶化
    > 根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杭州湾地区分布了六家集中发展化工产业的工业园区,包括上海化学工业区、上海精细化工产业园区(即上海金山第二工业区)、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宁波石化经济技术开发区、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大榭开发区。
    > 在这六大园区内,有超过210家化工企业,每年化工产品产量超过1500万吨。而这个统计数据中,尚未包括与这些大型的化工园区相配套的,数量更多的小型化工园区以及与化工厂有着类似环境风险的印染、电镀等企业。
  2. 根据以前几次事件的研究经验,我个人觉得官方的公开信内容有一定的可信度:“要求尽早将村庄拆迁纳入新农村改造计划”很可能就是真的导火索,针对这个问题,政府也很诚恳的提出了具体的解决意见——这本身已经是吸取了前几次事件的教训而做出的快速响应。
  3. 我一向认为,厦门 PX 的经验是值得借鉴的——一个城市通过一个“规划环境影响评价”的过程来探讨,这个城市是成为一个工业城市呢?还是成为高档居住旅游区?政府和老百姓一起来做这个选择,然后再来讨论具体需要做哪些工作。美国墨西哥湾边的休斯顿是世界知名的化工中心,在旅游手册上都会这样的介绍;韩国的蔚山拥有世界上最大的 PX 装置,也有现代的第一个整车厂,有大型造船厂。曾几何时,我们也会为自己的城市拥有一个大工厂而自豪,现在我们还会这样吗?那些外资工厂会成为我们的名片吗?民企和国企给我们带来过自豪吗?
  4. 目前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都属于央企,而在近年来的改制过程中,企业逐渐放下了“社会”的包袱,轻装上阵,一路高歌。原来企业和社会一体的时候,企业负担了周边社区的一切外部成本(比如说因为空气污染造成的发病率偏高或者异味问题),就很少发生群体性事件。而现在企业尤其是央企和社会脱离,不去承担相应的责任,久而久之,矛盾就会爆发出来。经济利益必须和社会发展有一个平衡,这种平衡在过去打破了,现在又到了再平衡的时候。
  5. 我们可以做什么?政治什么的敏感时期就不多说了。我想说,能够多搜集整理一点资料,就像“整理国故”一样,其实是很有意义的工作。我整理了几次群体性事件资料之后,对来龙去脉就有了更深的理解。而对于国内化工行业的发展情况、各种化工装置的主要工艺、污染产生和排放情况,有不少已经是公开资料了,而化工行业从业人员实际上也很多很多,为什么没有人能够出来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呢?向柳比歇夫看齐,一点一点的改变世界。

《镇海炼化PX事件资料》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