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炼化PX事件后记

宁波镇海的事情差不多平静下来了,我在《镇海炼化PX事件资料》补充了一些背景资料和图片,其中最详实的资料来自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包括项目完整的布局和选址资料,甚至细化到单体装置布局——当然项目前期工作已经停止,所以这个也不是最终稿——这些资料在其他事件中都没有查到过的。宁波市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在全国都是走在最前列的,他的信息是最公开透明的,在这次事件中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体现。

最有趣的新资料来自凤凰周刊《利益or环保:宁波镇海反PX事件始末》。事件的起因来自拆迁中的利益冲突,这个和我的判断一致——政府最初的新闻稿是诚恳的,说的确实是事件的核心:“10月22日,湾塘等村近二百名村民,以居住点距离化工企业过近为由,集体到区政府上访,要求尽早将村庄拆迁纳入新农村改造计划”。只不过,通过环境保护这个“最近的宣泄口”,所有的社会矛盾集中起来,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一个名词“PX”上面,大家一同完成了一场新的狂欢,实施了一场新的暴力。最终项目的停止推动,也使得拆迁和拆迁补偿问题陷入停滞。

回到这个事件的最初冲突:拆迁。距离1600米的棉丰村将会整体搬迁,而距离1700米的南洪村却没有列入搬迁计划,而更远一点的湾塘村也没有。然后湾塘村的人就去找政府,说我们也要搬迁。政府表示这个很难做。然后就闹大了。

布局

镇海炼化掏90亿元进行拆迁,是要付出真金白银的。在镇海炼化这个事件中,新厂距离更远,拆迁只是对老厂现有问题的补偿,应该是政府对项目上马的额外要求,但镇海炼化还是答应了。他给钱对最靠近自己的居民进行搬迁。但他无法阻止周围的人对这些钱眼红,或者好一点,对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的一种急迫的需求。

这就好比邓小平总书记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旁边的人说,“怎么能让他们富,不让我们富?”结果就是大家都没富起来。“不患寡,患不均”,人民内部矛盾,总是政治问题。这也会是今后企业发展所需要面对的一个长期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