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苯胺事件资料

2012年12月30日,位于潞城市的潞安天脊煤化工集团苯胺罐区因输送软管破裂发生苯胺泄漏,经测算,苯胺泄漏总量为319.87吨;流出厂区134.29吨,其中,流入浊漳河8.76吨。泄漏事件引起作为下游引用水源的浊漳河污染,进而导致1月5日河北邯郸大面积停水。此次事件是2005年松花江重大污染事故后又一次跨境污染物转移重大事件。

一、事件背景

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位于上党盆地潞城市,其前身为山西化肥厂,是我国八十年代初,成套引进国外专利技术和设备建设的第一个以煤为原料生产高效复合肥的大型现代化企业。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目前,已形成以化肥为主、集有机化工、煤炭深加工、精细化工等为一体,多产品、跨地域的大型煤化工产业集团。集团总资产80亿元,年产值超过50亿元。

潞城市以矿业及其相关工业最为突出,2012年GDP为72.1亿元。

20130305_lucheng

图:潞城市区(西侧)与天脊集团装置区(东侧)面积相当。

2010年12月29日,山西省国资委宣布将天脊煤化工集团公司整体规划到潞安集团名下,成为潞安矿业集团全资子公司。

20130305_zhuangzhi

图:在烟台万华36万吨/年苯胺装置2011年开车成功之前,方元公司13万吨/年苯胺装置一直是国内规模最大的。

天脊集团一直在全力推动自身上市。2009年3月5日~2009年3月14日,山西省环保厅进行了天脊煤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环境保护核查公示。表示在核查时段内,天脊集团公司及下属子公司能够模范地遵守国家和地方的环保法律法规,较好地执行了“环境影响评价”制度和“三同时”制度,从未受过环保行政处罚,未发生过环境纠纷、环保诉求信或上访事件,也不存在其他环保违法违规行为。

但在2010年和2011年的八个季度中,天脊公司也有四个季度被省环保厅通报批评和罚款,原因是颗粒物和氮氧化物超标排放。在过去三年里,天脊集团因污染超标排放多次被山西环保厅通报处罚,并列入全省环保不达标生产重点企业名单。在2011年还被责令整改。整改期间,又因自动监测设备使用不规范等违法行为被查处。

二、事件回顾

20130305_location2

图:从方元公司储罐区(1)出来,沿着S324省道,经过黄牛蹄乡(2),最终从辛安村排入浊漳河(3)。排水渠长20公里左右,从事件图片中可以看出,基本没有做防渗处理。此次事故处理中,部分污水引入黄牛蹄水库暂存。

20130305_location

图:污染物排入浊漳河之后,与清漳河汇合,进入河南称为漳河。

  • 2012年12月30日13时45分,天脊煤化工集团方元公司当班人员未按规程操作和检测,导致进料管道上存在质量问题的金属软管破裂,致使苯胺泄漏到围堰内。当班人员也未按规定定时巡检,没有及时发现苯胺泄漏。从2012年12月30日13时45分苯胺开始泄漏,至12月31日8时15分停止送料,苯胺总泄漏时间为18.5小时。经测算,苯胺泄漏总量为319.87吨;流出厂区134.29吨,其中,流入浊漳河8.76吨。
  • 2012年12月31日早晨7时40分,一名员工在例行检查时,发现管道爆裂。直接原因为管道年久老化,未能及时更换。
  • 当日16时30分,天脊集团向潞城市环保局报告;18时44分,向长治市环保局报告;2013年1月1日16时10分,第一次以书面形式向长治市环保局报告。
  • 2012年12月31日19时,相继接到潞城市环保局和天脊集团的报告后,长治市环保局向长治市政府分管领导报告;19时25分,向长治市政府应急办值班室报告;2012年12月31日19时40分,接到长治市环保局报告后,长治市政府分管领导指示市环保局、市安监局赶赴现场,查明事故原因,及时上报情况。但长治市安监局既未派人前去,也没有报告。
  • 2013年1月1日19时30分,第一次以书面形式向长治市政府报告;1月3日12时,长治市环保局长在太原向长治市市长第一次报告;1月5日9时40分,长治市环保局向省环保厅传真报告了事故初步情况,但报告未提及2013年1月3日、4日浊漳河出省口王家庄断面苯胺超标情况。
  • 根据长治市市长张保在1月7日上午的通报,事故发生当天,市政府与企业就启动了紧急预案,并责令企业停产,修复破裂管道,封堵围堰出口进行分流,并将污染物引流,控制其扩散,还连夜设置活性炭拦截坝。1月1日至4日,长治市也采取投放石灰石、焦炭等封堵拦截措施,并到浊漳河与河南交界处采集水样,到河北邯郸岳城水库实地勘察。
  • 1月4日,漳河上游管理局最先发现河道大面积死鱼漂浮的是地处山西境内、侯壁水文站附近的一处河道。之前两日,也见到河道中有死鱼。1月4日,漳河上游管理局将这一情况上报至海河委员会,并知会涉及的河北邯郸、河南安阳两地政府。当夜21时,邯郸市政府紧急召开联席会议,市环保、水利、卫生防疫等部门皆参加,部署水源地防控方案。
  • 1月5日12时,长治市政府向省政府值班室传真报送《关于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苯胺泄漏事故情况报告》。这是长治市政府第一次以书面形式向山西省政府报告,并正式与河北邯郸、河南安阳沟通。当天,山西省政府报告至国务院。
  • 5日晚,长治市政府对浊漳河流域112户化工企业进行停产整顿,排查隐患。
  • 1月5日,下游河北邯郸、河南安阳两市担心水源地被污染,停止从岳城水库取水,邯郸市区一度发生大面积停水,至次日逐渐恢复。停水引发各界对此次污染事件的高度关注。
  • 1月6日,天脊化工12·31事故处置工作组通报:一是责令企业立即停产,更换破裂输送软管,对泄漏物进行封堵。二是由企业将污染物引流至潞城市黄牛蹄干涸水库进行处置,尽最大努力控制污染扩散。三是由市环保局和企业分别在入河口、实会断面、红旗渠、王家庄、青年洞等处设立了八个监测点位,每2小时取水1次,对氨氮、化学需氧量、苯胺等项目开展应急监测。此外还采取了设置警示牌、设置活性炭坝吸附、开展安全检查等措施。四名直接责任人——天脊集团方元公司总经理陈建温、安全生产副总经理任勇杰、储运车间主任程新生、副主任宋涛已被撤职处分。待事故调查结束后,再进一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已责令天脊集团全面停产整顿。但是,两天后的1月8日,天脊集团方元公司的多处设施还在运转,企业员工也坦承仍在生产。
  • 2月20日,省“12•31”苯胺泄漏事件处置工作组举行媒体通气会,通报潞安集团天脊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12•31”苯胺泄漏事故引发浊漳河水污染事件调查处理结果。经过紧急抢险和污染深度治理,浊漳河王家庄断面(出省断面)、红旗渠源头苯胺浓度连续稳定达到了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特定项目标准限值,挥发酚浓度连续稳定达到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的Ⅲ类标准限值。

三、责任认定及后续处理

“12•31”苯胺泄漏事故引发浊漳河水污染事件调查处理结果认为:

苯胺泄漏事故的直接原因是:金属软管存在质量问题导致金属软管破裂,造成苯胺泄漏。间接原因是:天脊股份公司没有认真执行国家和省人民政府有关安全生产的规定,企业管理混乱,对危化品安全生产工作重视不够、措施不力。安全监管不到位,生产设备管理不到位,不严格执行企业规章制度,违反《方元公司储运车间操作规程》实施切罐。有关部门不严格执行招标投标法的有关规定,设备采购把关不严。工作纪律松弛、不严格执行巡检制度和交接班制度,部分职工失职渎职。长治市安监局贯彻执行国家和省有关安全生产的方针政策不到位,安全生产责任制未得到有效落实,对危化企业安全生产的责任意识不强。驻企安监员未认真履行职责,对企业监督检查不到位,安全监管缺失。

环境污染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天脊股份公司方元公司成品罐区与围堰外相通的雨水阀未完全关闭,导致部分苯胺通过雨水阀流入排洪渠,并进入浊漳河,致使浊漳河水及下游污染。间接原因是:天脊股份公司误报苯胺泄漏量为1至1.5吨,迟报事故及事件信息,未在规定时间报告,误导和延误了政府及有关部门对事件的准确判断和快速处置。应急处置失当,采取的应急处置措施存在疏漏。同时,对雨水阀的日常巡检维护不到位,对雨水阀没有完全关闭的隐患未能及时发现并处置。长治市环保局贯彻执行国家和省有关突发环境事件和突发公共事件应急处置和信息报告规定不到位,应急处置能力和水平不高,执行力不强。在得知事件信息后没有立即进行核实,面对大量的监测数据不能及时作出正确判断、不能向领导和上级提出正确建议,在监测数据连续超标的情况下,仍坚持将污染事件暂定为一般环境污染事件。执行《山西省突发事件应对条例》不力,未按规定及时向上一级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报告。长治市人民政府责任意识、大局意识不强,贯彻执行国家和省有关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的方针政策不全面,安全生产责任制、环境保护措施未得到有效落实,政府应急部门信息上报迟缓,应急处置不力,未及时将环境事件信息通报下游省市有关部门。

经调查测算,“12•31”天脊煤化工集团原料成品罐区内苯胺泄漏总量为319.87吨;流出厂区134.29吨,其中,流入浊漳河8.76吨。

省“12•31”苯胺泄漏事件处置工作组成立后,根据长治市处置进展情况,认真分析研究,进行周密部署,按照“清老、防新、保安”的总原则,组织省有关部门、市县政府和企业全面加大处置工作力度,组织完成了黄牛蹄水库及上、下游沟道清冰清污工作,对污水、污冰进行无害化处理;完成了天脊集团总排水口至浊漳河口之间的约24公里排水沟道改造工程;在黄牛蹄水库上游原有的12.9公里沟道内,构筑3座活性炭过滤池、16道活性炭吸附拦截坝,在黄牛蹄水库库区铺设1.5公里绕库管道,管道入口、出口各建1座活性炭过滤池;在黄牛蹄水库下游新开挖明渠9.6公里,并将入浊漳河口之前的1公里明渠全部以活性炭铺底;完成入浊漳河口河道潜流层的截潜流防渗墙工程。同时,对浊漳河水质进行加密监测,并及时通过网络将监测数据向全社会公布。

对长治市环境监察支队党支部书记赵俊翼、天脊股份公司环保能源部部长皇甫守义等5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对24名企业相关责任人员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其他处理。其中,给予天脊股份公司副总经理王彦灵党内严重警告、降职处分;给予天脊集团董事、天脊股份公司副总经理畅学华留党察看一年、降职处分;给予天脊集团董事、天脊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荆宏健留党察看一年、撤职处分;给予潞安集团党委副书记、天脊集团党委书记、天脊股份公司总经理王俊彦党内严重警告、记大过处分;给予潞安集团副董事长,天脊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天脊股份公司董事长王光彪党内严重警告、记大过处分。对9名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责任人员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其中,给予长治市环保局局长申旭峰留党察看一年、撤职处分;给予长治市安监局局长杨富进记大过处分,免职;给予长治市委常委、副市长潘贤掌记过处分。

另外,长治市市长张保因对此次事故及事件负有领导责任,山西省委已经决定,提名不再担任长治市市长职务。2月22日,山西省长治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六次会议,会议决定接受张保辞去长治市市长职务请求的决定;决定任命席小军为长治市副市长,代市长。

小资料:松花江污染事故

苯胺是一种用途广泛的化工原料,无色,油状液体。有特殊气味,有毒,可燃。微溶于水。人若接触或食用污染体,会造成溶血性贫血并造成肝与肾的损害。是合成染料、药物(磺胺类药物)、树脂等的中间体,并用作橡胶硫化促进剂及火箭燃料。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发生爆炸,随后约100吨左右苯类污染物进入松花江,导松花江水源遭受污染,时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因此辞职。时任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王玉庆承认,在松花江污染事故中,由于吉林省环保局信息传递不力,导致错过了将此次污染事故控制在萌芽状态的机会。这一事故直接促成2006年1月《应急预案》出台,推动了环境联动机制实践。2007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正式实施,明确我国要建立统一、协调的应急管理体制。之后,多个地方政府和部门成立了应急办。

四、一些思考

1、环境重大事故认定

苯胺泄漏引发邯郸市区一度大面积停水。按环保部颁发的《突发环境事件信息报告办法》中附录的突发环境事件分级标准,“因环境污染造成地市级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取水中断”,属于特别重大(Ⅰ级)突发环境事件。

此次事故的国家环境应急组成员、清华大学教授张晓健表示,苯胺泄漏事故符合重大污染事件的两个标准:污染跨省边界,影响地级市供水。

2、迟报和瞒报同时存在

邯郸市政府官员认为存在瞒报现象。事发八天之后,岳城水库上游不远处的河道中,仍能检测出苯胺与挥发酚超标。天脊集团只承认泄漏苯胺,挥发酚从何而来?最后的调查报告对此才进行了说明:经监测,苯胺罐原液中含有挥发酚,苯胺原液中的挥发酚是造成浊漳河挥发酚超标的原因。

天脊集团除了迟报行为,还有谎报嫌疑,从最初的苯胺泄漏1吨-1.5吨,到后来称约38.7吨。其间泄漏量的差距到底是计算错误还是谎报,需进一步调查。最后的调查报告提供的数据:经调查测算,“12•31”天脊煤化工集团原料成品罐区内苯胺泄漏总量为319.87吨;流出厂区134.29吨,其中,流入浊漳河8.76吨。比最初的公报又高出了一个数量级。

此次事故存在明显的迟报、瞒报行为,造成事故后果更为严重。对于“迟报、瞒报”的追责规定,散见于各项应对法的相应条款之中。按照国家《突发事件应对法》,如果有关单位未按规定采取预防措施,导致发生严重突发事件,由所在地履行统一领导职责的人民政府责令停产停业,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或者营业执照,并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

3、政府上报责任链条出现问题

按照《国家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规定,突发环境事件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以及负有监管责任的单位发现突发环境事件后,应在一小时内向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报告,同时向上一级相关专业主管部门报告,并立即组织进行现场调查。按《山西省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在接到报告后,立即向上级政府和有关部门报告。逐级上报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

按照国家《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安全生产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向本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一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后者在接报后应逐级上报事故情况,每级上报的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2012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山西省突发事件应对条例》规定,较大以上和暂时无法判明等级的突发事件发生后,县(市、区)政府应当及时报告,该区的市政府、省政府有关部门和单位应当在两小时内报告省政府。

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在2011年全国饮用水水源地环境应急管理工作现场会上曾指出,《突发环境事件信息报告办法》明确要求涉及饮用水水源地的事件,不论事件等级大小,一律上报。

根据《突发环境事件信息报告办法》,在突发环境事件信息报告工作中迟报、谎报、瞒报、漏报有关突发环境事件信息的,给予通报批评;造成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依纪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应急预案》也规定,在突发环境事件应急工作中,如果不按规定报告、通报突发环境事件真实情况的,对有关责任人员视情节和危害后果,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给予行政处分;其中,对国家公务员和国家行政机关任命的其他人员,分别由任免机关或者监察机关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4、在线监控系统及跨部门数据共享

事故肇事方天脊化工已安装了直通山西省环保厅的“在线实时监控系统”。这套系统2008年3月就启用,总投资8.5亿多元,其中省财政筹集1.76亿元,也就是占到在线监控资金的20%,采取了一次性预拨给企业,其他部分由企业筹集。系统能将企业的排污数据实时地发送到山西省环保厅的监控室内这次苯胺泄漏事故,号称“全国第一”先进的监控系统却没有发挥作用。可能的原因是,事故水从雨水排口排出,不在在线监控范围内。此外,天脊集团在2012年的3月、4月因排放、自动监测设备使用不规范等违法行为,被山西省环保厅查处。很有可能天脊集团的在线监控系统已经名存实亡。

不只是山西省的系统出现了问题。在浊漳河山西流域内,环保部门设置了5个水质监测点位,每两个小时取样一次,化验分析苯胺含量、化学需氧量等数据,实时上报。但山西省环保厅总工程师在1月7日的新闻通报会上称,从水利部海河委获悉,漳河山西省境内河段当时最新监测结果显示,水体污染的几项指标未检出或未超标。1月5日11时的采样结果,挥发酚未检出,苯胺未检出;另一份当日23时35分取样结果显示,挥发酚未检出,苯胺检出是0.0004毫克/升,未超过0.1毫克/升的国家标准限值。

此外,多个政府部门都有水样检测能力,包括水利系统的水文水资源勘测局(下称水文局)、自来水供水公司、卫生局的疾控中心以及环保局的水检站,由于隶属不同部门,他们彼此之间信息却不共享。《财经》记者从山西、河北等地级市水文局了解到,每个流域沿岸都设置水文站,主要职能在于监测水量,虽然也可以检测水质,但数据不公开。一旦有污染事故发生,由环保部门统一负责对外发布其检测数据,水文局、卫生局疾控中心等参与配合调查,进行技术指导,检测数据仍是不共享。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多次的地方政府博弈,才能够把数据问题搞清楚。

5、地方之间利益冲突

据事故应急指挥部介绍,苯胺泄漏后,浊漳河出山西省界的王家庄监测点的苯胺浓度一度达到国家标准的720倍。经全力清理,截至6日2时,王家庄监测点浓度已下降到国家标准的34倍。

6日晚,事故处置工作组表示,国家有关部门已现场对岳城水库入库、库中、坝前、出库断面进行全面采样和检测,结果表明目前岳城水库水质尚未发现苯胺类有机物污染。而安阳市方面的监测结果显示,安阳市境内岳城水库、红旗渠等部分水体有苯胺、挥发酚等因子检出和超标,庆幸的是,安阳市第五水厂岳城水库蓄水口水样各项指标正常。

8日又有消息爆料此次事故的准确发生时间为2012年12月26日,是邯郸市得到漳河水污染的报告后立即向河北省环保厅上报,河北省环保厅接到报告后感到情况比较严重立即向环保部报告,接着才有环保部反馈给山西省环保厅,而后山西省环保厅才下达的苯胺泄露事故通知。

6、环境保护公益诉的浅尝辄止

事故发生后,邯郸冬泳运动曾向邯郸市中级法院提出公益诉讼,按照中级法院的权限,标的为2000万元。后申请撤诉,改将诉状递交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标的改为3亿元。据悉,多家环保机构都有准备向天脊集团提出公益诉讼的考虑。但截至目前,没有发生新的公益诉讼,而邯郸冬泳协会的诉讼请求也没有新的消息。可能进行了协调并撤诉。

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首次将公益诉讼制度写入法律。修改后的法律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环境保护公益诉讼是西方社会体现环境权益,推动法律和环境管理完善的一个重要手段,在我国这条道路还有进一步探索的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