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轩新能源锂电池(松江)项目折戟

5月15日,上海国轩项目宣布正式退出松江。此次群体性事件发展迅速,显示了高水平社区在自我组织方面旺盛的生命力。自发的“绿丝带”活动及三次集会,将一个10万人规模的社会群体紧密的团结在一起,迫使一个无力应战的项目迅速退出。虽然“电池”继“PX”之后,成为又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我们还是要说,上海国轩自身在项目筹备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才是此次群体性事件的主因。

一、上海国轩锂电池项目背景

上海国轩新能源锂电池(松江)项目位于松江工业区西部科技园区,占地140亩,由合肥国轩高科于2011年和上海松江区政府签约落户。其母公司安徽国轩公司最初从事房地产开发、影视基地建设,2006年之后成立国轩高科,并进入锂离子电池生产行业。

该项目计划年产2亿安时的锂离子电芯生产线、年产5亿安时锂离子电池PACK线(大巴和轿车电池组),投资10亿元,其中环保投资1500万元。原计划该项目将于2013年下半年开工,建成后将形成100亿元的新能源汽车电池产能,成为华东乃至全国最大的动力电池产业基地。

该项目主要生产工艺包括两个部分。一是电池芯的生产,包括正极(负极)合浆、涂布、辊压、分切、点焊,以及正负极卷绕、组装、烘烤、注夜、化成、入库。二是PACK(电池组)生产,包括电池配组、充电、组包、焊接、封箱。

上海化工研究院编制了本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于2012年9月、11月进行了报告书简本公示,均为10个工作日。 公示结束后,环评单位进行了公众意见调查,共发放调查表150份,覆盖了以该项目为中心、半径3公里评价范围内的所有环境敏感点。该项目2012年12月28日向松江区环保局提交了环评报告,并于2013年1月14日取得了批复。

根据环评报告的描述,该项目周边共有34个环境敏感点,其中20余个均为成熟社区,其余为学校、村镇及政府办公场所。居住总人口超过10万人。这种极为不利的选址成为引发后续事件的关键。

ScreenClip

图:项目东西两侧两公里左右均为生活区,尤其是东侧靠近松江城区外围

二、公众反对致项目退出

根据可获取资料,该项目在2013年4月初引起周边公众关注。小区业主自发的组织起了“绿丝带”活动、张贴标语,在超市门口发放绿丝带,并系在私家车的反光镜上。同时在网络上通过百度贴吧、QQ群、微博等多个渠道开展了广泛的讨论。群众普遍认为,在身边建设一个电池厂是不可以接受的。

松江区政府及国轩公司对此事进行了积极的处理。4月19日举行了记者会,企业和政府方面对其中一些问题进行了解释。企业还发布了《上海国轩新能源公司对松江人民的郑重承诺》,表示接受环保部门和民众以及其委托的第三方等部门的检查监督,如发现和环评报告不相符的情况,公司将立即停建、停产,因此产生的后果公司自负。4月21日,组织6名市民代表赴合肥市国轩高科公司参观。4月26日松江区环保局在《松江报》上对项目审批过程相关事项进行了说明。

但是,这些积极的处理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4月24日、5月1日、5月11日,市民三次集中的走上街头,对项目进行集中抗议,每次参与人数均达到上千人。

4月29日,松江区政府发布通告,鉴于近期市民对项目的疑虑和担忧,区政府研究决定,取消项目中的极板生产环节,对需保留的其他环节进一步征询民众意见。

至5月15日,企业方正式宣布彻底退出松江,并且不寻求关于政府在土地方面的违约赔偿。政府方面也在傍晚进行的新闻发布会确认了这个信息。

三、问题及反思

国轩高科2006年进入锂电池行业并进入电动汽车行业。在上海,每辆新能源公交车可享受国家50万元和上海市政府60万元的补贴。此外,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提供不同额度的补助,在车牌资源紧缺的情况下,上海每年提供2万个新能源车牌照。在财政补贴和市场前景的刺激下,国轩高科希望尽快进入上海,抢占市场,而松江国轩项目就是其中的一环。

但是,上海国轩是否认真的对待松江项目?或者仅仅是为了以项目换市场,赚取政府补贴?

其一,项目建设没有经过深入论证。从项目概述来看,到环评报告编制阶段,该项目的投资额依旧锁定在10亿元,环保投资1500万元这样一个概数上,明显没有开展细致的可行性研究和财务测算。作为一个已经在锂离子电池行业中存在了七年的专业公司,这样的工作深度是无法接受的。

其二,项目建设财务可行性值得怀疑。由于安徽国轩与上市公司佛山照明有关联关系,在佛山照明的公开报告中披露了安徽国轩的财务信息。有记者通过审查相关记录表明,国轩高科不具备10亿元规模的投资能力。

第三,环评报告书存在明显缺项,工作未达到应有的深度。从已经公开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公示简本来看,认为该项目无工艺废水产生,对于废气产生部分,尤其是有机溶剂如何回收,没有相关分析。但从已有的锂电池生产项目的实际情况来看,极板生产一定会发生正常的生产污水产生及排放。

第四,公众调查部分开展过于草率。环评报告的公众参与部分应由企业方组织进行,此项目按照上海市环保局《关于开展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活动的指导意见(暂行)》的要求,“对于可能存在较大环境风险或影响的建设项目,公众参与阶段中书面问卷调查表的发放数量不得少于150份”,组织了150份调查问卷,从法律法规的角度来说是符合的。但相对于本项目10亿元的投资规模、周边超过10万人的影响规模,仅仅做150份调查问卷是不合理的。

第五,企业在公众群体性事件处置投入不足。虽然在4月19日组织了新闻发布会,但仅仅就一部分情况进行了说明。4月21日也仅仅组织了6人赴合肥国轩进行考察,相关考察结果并没有以图片的形式进行公布。在整个处置的过程中,松江区政府一直以比较积极的态度出现,反而是国轩高科未投入足够资源开展宣传、沟通、解释工作。

此外,此次事件中,松江区政府涉入过深,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在群众的压力下,由政府主动出面表示,不再建设极板生产工序,仅保留组装工序。此种无理由、无解释的退让本身就是对前期工作的自我否定。

总而言之,我们认为,上海国轩锂电池项目存在两方面的重要问题:企业未能严肃对待此项目,以及项目选址存在硬伤。其后果就是,一旦周边群众对这个项目产生负面认识,就不存在任何扭转余地。

任何形式转载请首先与我联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