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污染会走向何方?

总体来说,我觉得,中国的环境污染,不会逃出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也就是“先污染,后治理”的总体模式是无法打破的,这个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是任何一个“应激-反馈”体系的运动规律,不是理想主义就可以改变的。

环境保护不是一个独立的问题,它是一个政治、经济、社会综合性问题。而且由于环境污染天然的“外部性”,这个问题比其他产权清晰情况下的问题还要麻烦,解决这个问题,对于社会发展的程度的要求,比搞经济建设还要高。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人类逐渐认识到大工业化对生存环境的威胁,在这种威胁变得非常明显,严重影响到自身生存的时候,就会爆发出解决这种问题的动力。在动力存在的情况下,形成一种可行的代理机制,也就是把分散在每个人身上的环境污染问题,由某种代理机构集中起来,由其去履行推动政策、经济模式的转变。最后在多方谈判、协商的基础上,每个人都放弃或者交出一部分权利,共同调整产业结构,把污染降下来,让每个人都可以活下去。

从社会体制来说,中国从秦始皇暴政二世而亡,到后来摸索出来的独尊儒术,礼义廉耻,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政治体系,用了几百年?简单而暴力、复利式的发展结构,在自然中也是不能持续的,但是人类社会要认识到一种结构的不可持续性,到调整自己的内部关系,把每个人的占有资源、改善生活的理想和冲动,限制在一个相互协调的社会框架里面,并不是一代人就可以解决的。现代社会理解环境污染这个问题的速度,尤其是发达国家解决这个问题的速度,已经是相当的惊人了,也很能反映民主社会在变革方面的柔性。

美国的环保署是七零年成立的,民间的第一个环保机构也是那个时代建立起来的,前者是政府中对于环境的代表,后者是民众对环境的代表。中国的环保部成立的也很早,七三年,但是前十年只是个办公室;民间环保机构相对来说要晚得多,九四年梁从诫先生成立了自然之友。国内环保部门是挂靠在各级地方政府部门下面的,这样的体制安排比较现实,但也限制了环保部门可以对本级政府的制衡作用。民间机构能够发挥的作用就更小了。所以,最近独立竞选人的出现,对于人大选举体制是一个补充,对于环境保护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只有这样的利益代理机构(个人)的发展,环境方面的问题才有可能被人作为话题,站出来发言;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被推动。只有这个社会里面,各种层面上的利益都有人代理,有人站出来发言的时候,环境问题才有可能更快的被解决。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国家很多现代社会的元素都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环境问题的解决,必然是伴随着这些元素的逐渐完善,而逐步解决的,而且环境问题的解决,很有可能变成推动社会变革的一个发动机——国外NGO(非政府组织),在环境问题出现之前,影响力并没有这么大。只靠改变地方官员的想法,或者只靠环保部门的努力,就像要靠蚂蚁腿绊住大象,是很不现实的。

目前国内环境保护部门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环境污染问题已经相当的严重,但是社会机制还未完善,一个部门推动,空间非常有限。这几年环保部(总局)推出的“流域限批”、“区域限批”机制,强行把地方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进行利益捆绑,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也引起强烈的反弹。我觉得,综合来说,未来中国的环境污染的走向:

  • “先污染,后治理”的历史必然是改变不了的,目前看来距离低谷也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这一代人必然要承担社会发展到这一阶段可能出现的问题,并且想办法去解决。往大里说,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挑战和责任。
  • 环境污染,和饥荒、战乱一样,必将推动社会变革的出现。有被代理的需要,就会有代理人出现。信息的传播体系、民间利益的代理组织,甚至与环境污染有关的金融保险、法律保护,都会逐渐成长,反过来会推动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
    • 就像“环境污染会走向何方”这样的问题一样,环境保护本身在民众中间会被更多的谈论。环境污染事件,像上海康桥铅污染事件这样的,会在民众的自发推动下,不断的被发酵、讨论,在这个过程中,基层的公民组织包括相关的技术力量也同步发展了。他们会成为今后环境保护的基础性力量。
    • 环境事件的多发,会引起企业界的注意,反过来会引起他们的重视。就像1984年印度博帕尔光气事件发生之后,化工行业形成了“责任关怀”等很多新的传统,形成了与民众的新的互动。信息的被动和主动公开、应急方案的联合演练,都会成为工业界保护自己而主动进行的工作。
    • 大范围污染事件的发生,必然要求更高层级的政府机构的介入。就像“流域限批”这样的政策一样,对于大型城市圈的空气污染这样的问题,需要城市规划、建设、交通等多部门联合介入才有可能产生一定的效果。在环境污染继续发生的基础上,政策设计必将更多的向环境保护方面倾斜。
    • 环境污染诉讼案例的持续增多,有可能推动民事司法体系的改善。这个我不太懂,不多说了。

中国人的生存条件一向不好,所以忍耐能力也很高。美国的环境保护运动发轫于《寂静的春天》一书,说的是后院里的鸟叫声没有了,美国人觉得这很不可思议,想想看,中国这一代人什么时候在住宅区里面听过鸟叫,什么时候觉得没有鸟叫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所以我觉得真的不用太乐观,但是综上所述,也不用太悲观。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让我们赶紧行动起来吧!也以此文献给马上就要到来的龙年。

2012-01-21 发布于知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