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建筑的尺度,而不是书的尺度

下面我们要谈关于几个图书馆。
最近滨海新区图书馆投入使用,火了一把。这个图书馆的造型确实很清奇,据建筑师的说法,就像是一个球从那个入口滚入了建筑的内部。
当我们仔细看看书架,就会发现问题。
书架上的书全部是印上去的,下层会放一些真的书,上层够不到的地方就完全没有办法。
这个事情天津市图书馆文化中心新馆已经做过一次。
可以看到,立面书架也非常高,真书架上半部分已经是空的。另外还有一部分是假的,完全是这样子。
这种大型架构的图书馆,大概都是学国家图书馆——国家图书馆虽然大,但并没有用假书来做样子。
国家图书馆 的图像结果
而这个风格到了天津,就不同了。尊重了建筑,而没有尊重书籍。而尊重建筑又是尊重什么呢?
看几个我比较喜欢的书架。
北京地瓜社区的开放式图书馆,用的是流线型的造型。格子里面比较窄,主要是躺着放杂志用的。造型风格倒是和新区图书馆很像。
高晓松的杂书馆,书架虽然高,但都是真的。
知乎上一个让人震惊的书房,上下层都是书,中间用玻璃隔层,二楼的书都能拿到,一二层视觉上也能贯穿。

正名《低碳新闻资料摘编》:读《低碳真相》

因为工作的原因,一年以来围绕环境公众事件这个主题,我写了不少《低碳真像》这种形式的文字——“我花了大量时间,查阅了近千万字的资料”——当然我写的都是短篇的,阅读的资料也只是数万字水平。在写过很多这种形式的文字之后,再读一整本这样的文字,不免感到一阵一阵的恶心——当然,读到某些片段,还是有笑点的。

继续阅读“正名《低碳新闻资料摘编》:读《低碳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