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天:Feedsky博客大赛个人总结


 —————— 居然还有机器人 ——————

  30天的作文大赛已经结束,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结果,官方的数据仍旧在统计之中,奖项也还没有公布,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他们居然还留了第31天的题目:“我来当评委”。
  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Feedsky作文大赛最大的缺点,就是评委的缺位,更进一步,不但是评委的缺位,也是观众的缺位,主办方的缺位。我们就好像一群超女,自带亲友团,站在空旷的舞台上,身上贴满了广告,没有灯光,没有点评老师,台下的观众寥寥无几,身边只有一个傻傻的还经常不见了的主持人。我们的确是“想唱就唱”了,但是我们也就仅仅是“想唱就唱”而已。正如和菜头同学所说的,这场比赛,非常的web1.0
  Web2.0强调的是用户参与,但是统计数据显示,只有1%的用户会成为真正的内容创造者。假设此次比赛有1000位博客从头走到了最后,那么这个社群应该有多大?至少10万人。但是我们的10万观众呢?我们创造了内容,但是没有等比例的拉动流量。同样我们每天幸苦创作出来的内容也静悄悄的躺在每一个人的博客里面,没有Digg,没有互联。参加比赛的那一天,我们是一个孤岛,当我们为同样一个比赛奋斗了30天之后,我们依旧是一个孤岛。从数据上来说,我们真的没有进步。让我们来当评委?如果不知道其他都是谁在参赛,如何做评委?这个评判的过程应当贯穿在整个比赛的过程中才对。
  当然,我同意Feedsky做一个活动很不容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做活动。我曾经组织过好几次定向比赛,每次连报名的人都吸引不来;而一位同伴组织,则常常爆满;又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弄来了几十号人,自以为很成功了,一个到场的老师问:怎么连个主席台都没有,大家都这么站在空地上?我当时就惊讶的不行。我觉得Feedsky的情况和我差不多,过分受限于自己的眼光了。在这个情况下,最好能够引入外部的人才——这是我对Feedsky的建议,如果你们以后还要组织类似大型活动的话。这个东西和建设网站不太一样,不属于同一类人擅长的范围。
  我们有进步吗?虽然我9,10月份都写满了30天,因此一个30天的连续写作对我来说根本就构不成挑战。但是,Feedsky的作文大赛依旧在一定程度上让我拓展了写作的范围,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缺点。我以前很少在博客上提起关于自己的事情,写完这个比赛系列之后,可能与读者的关系能够拉近一些;我也发现自己除了杂文之外,别的文体几乎都无法把握,不论是小说还是诗歌,往往是构思一天最后依旧只能用杂文作答。感谢Feedsky给我这样一次机会。
  最后我要说:Feedsky,千万不要把思路局限在那本什么“精选集”上了,看看还有多少的事情可以做,我几乎就阅读了寥寥几个参赛博客呢!

读者来信:我的30天30题

亲爱的ppip:

  读了你三十天的文章,想了很多,也有很多话一直想要写下来。总不能老是只看不写吧!我把我的答案也都写出来了,本来想发在自己的Blog上,又觉得太熟悉,正好发在你的博客上好了。有来有往才会热闹。

你亲爱的读者小溪

(以上是我杜撰的。以后我们做一个小小的约定,如果文章太长,超过3屏以上,我可能会选择不输出全文,以免在阅读器里面占用太多空间。OK?)

继续阅读“读者来信:我的30天30题”

第30天:你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


 投票区 - 机器人

  Feedsky新概念作文大赛30天的赛程,终于走到了最后,今天的题目是“你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或许Feedsky主持人想卷奖品潜逃,不给我们颁奖了,所以让大家作一篇自我陶醉的文章,以便在大家互相吹捧之际悄悄卷铺盖离开——当然他们的阴谋一定不会得逞。
  这次比赛分为两场:博者神龟,30天30篇不同主题的文章,昨天的文章有超过250人完成,最终完成比赛的,也大致是这个数量,我的人气排第6名;参加龟兔赛跑,即自选主题30天挑战赛的人应该更多一些,在总榜里面,我排15名。对于一个一直悄悄写作的博客,还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不是么?其中大部分人气,可能来自那些从搜索引擎过来的访客。相比之下,投票的人就不是很多,我的博客依旧是一个朋友聚会的地方,还没有变成大杂烩。一个小小的地方能够在250多个博客里面排第6,已经很让我满足了。
  说起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这句话真拗口),我的目光穿过时间隧道里面的尘埃,直接就落在了十几年前,小学三年级的我身上。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我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只能从照片上看到一张红扑扑的脸蛋和脖子上的红领巾,但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年我得了年级第一,我已经不记得是总分第一还是什么第一了,估计那个时候只有语文和数学。在那以前和从那以后我基本上和第一没有缘分,我不想它,它也从来不找我,那一次第一更像是一个偶然。
  我的生命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走到了现在,每当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能够做的更多一些。比如说,做工艺设计,应该更多的与实际厂家取得联系,让设计更快的转化为产品;比如说,参与教材编写,应该更广泛的阅读相关资料,查找自己的知识漏洞,让自己变成业内专家;比如说,运作社团,应该更广泛的推动机构改革,吸纳更优秀的人才全面参与社团的建设。如果我只做了80分,我多么希望自己曾经做满了100分。
  我的一位师兄去了英国,他就是这样一个总是做满100分的人。做试验,我们发国内的EI,他发国外的SCI,还发了好几篇。写英文论文不容易,那时候他就说:我的头对着屏幕,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抬起来了。然而他终于完成了这个跳跃,跑到英国去了。同一级的师兄师姐则大多在国内找工作。
  我对做第一没有什么兴趣,但却总是在想自己还能不能提高一点,生命的密度还能不能增加一点。相对于那些致密的人生来说,我们的还是太疏松了,能插入无穷的机会和可能性。
  不追逐第一,但憧憬未来。

第29天:达尔文的手机


 去投票 - 机器人

  Feedsky杯新概念作文大赛进入倒计时阶段。我发现我又对举办方的诚意进行了错误的估计,第25天的时候我还说,“至少有两位赞助商的软文出现了两次”,目前看来,“至少有两位赞助商的软文出现了三次”。Oh, my god,不知道这几个家伙,谁会最终夺取最后一天的冠名权?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今天的题目是“手机病毒,离我们还有多远? ”
  我说:很远。
  如果每一个人都像我这样,使用最最最简单的Nokia 1200,除了短信和电话之外什么功能也没有,那么恭喜你,手机病毒离你还有十万八千里。总会有一个理由让你沦落到我这种境地的,比如说,像我一样,在井边捞月亮的时候不小想把上一个手机掉在了水里;又比如说,你很不幸的生活在深圳那样的城市,经常在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就被借走;种种理由让你恨不得让那个拿到手机的人因为费了这么大力气拿到一个垃圾手机而恨不得马上把手机扔掉,因此你和我一样选择了Nokia 1200,或者Moto C115,或者别的什么古老的像从垃圾堆里捡出来一样的手机。虽然这样的手机依然BUG多多,比如说Nokia 1200的中文短信编辑就有无法正确清空的BUG,还有众多老款手机如3310有收到特殊短信会死机的BUG,这些BUG本身还不至于造成病毒的流行。
  进步始终是人类的主旋律。
  当无数的新功能被塞入到手机里面去的时候,蓝牙、红外、WAP、彩信、JAVA,一个可以被执行和利用的漏洞网络就形成了,只等有心的人去利用而已。但是我在网络上搜索相关的新闻,发现一个很有去的情况,Symbian系统,就好像PC平台上的Windows系统一样,成了众矢之的,众多病毒都在此扎根,相对来说,其他的平台日子就好的许多,就像我现在用的Linux一样的放心。我不太明白其中的缘由,但是我一直不太喜欢Symbian平台的手机,无他,反应太慢,简直就不像掌上设备。如果你也选择一个正确的平台,想必能够过更多安稳的日子。Windows Mobile平台似乎也不是一个太好的选择,已经有超过450种病毒在上面繁衍。
  黑手永远都存在。
  病毒早就不是当代的主流,PC上最近流行的趋势是木马比病毒多。显然,能够偷信息,操控机器的木马要比只能做破坏的病毒有用的多。偷盗贩卖QQ号什么的,也早就成为了一种产业。随着像iPhone一样强大的手机不断的涌现,这一舞台上还将表演更精彩的大戏。我们期待Google的Android平台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新意,但我们也不能寄希望于Google完全不犯错误,毕竟没有一个系统是完美的。与病毒木马为伍的年代,多学习相关规则,保护自己的隐私,才是生存下去的不二法门。
  适者生存,达尔文很久以前就说过。

第28天:当一切都成为虚拟的时候


 投票去 - 机器人

  Feedsky杯新概念作文大赛进入第28天,今天的题目是“理想中的虚拟形象”。

  如果真的有一个纯粹理想的形象,那我的形象就是中国互联网的GFW,是网络游戏中的GM——江湖中没有我的形象,却有我无数的传说。我不是一条狗,不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女人,也不是一台深蓝,但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存在。我没有任何形状,我没有任何颜色,我只是奔流不息的比特,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存在。我以无数的角色出现在网络的每一个角落,但似乎我又从未出现过,但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存在。他们不知道我确切的是什么,他们只是指着屏幕,大声的对朋友说:看哪,又来了!
  我没有成为这样一个形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做到了。当我指着屏幕说,啊,看哪,这是GFW做的,我一定是认真的,但我并不知道它在哪里,并不知道它到底是谁。不得不说,GFW定义了网络世界一个终极的理想化的形象。我们应该给它祭上三根香,再洒上一杯烈酒,它不再是GFW,它是神。

第27天:保持你和互联网的安全距离


 投票去 - 机器人看这里

  今天绑架feedsky主持人的家伙也是第二次出现了——我终于发现,此次比赛,每一个赞助商的软文都出现了两次,其他的时间则用feedsky主持人的白日梦填充。今天的题目是“总有一些事情让你必须立即上网”——比如说:暗恋许久的他/她忽然主动约你,风驰电掣奔赴约会地点,发现怎么也找不到,急需上网查一下地图——我第一眼看这个题目,想到一个不太文雅的比喻:好比“总有一些时候你必须上厕所”。
  先说本人平生第一大糗事吧,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对超过一个人提起,也没有写在糗事百科里面,大家也肯定是第一次听到。Long long time ago, when I was a little kid,有一天天气很热,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西瓜,搞得肚子里全是西瓜水,那是中午。下午正好有一个朋友邀我到他家玩,于是我坐了很远很远的车,下了车之后发现还要走很长很长的路。于是我在太阳底下走啊走啊,忽然就开始肚子疼,急的不行,然而又不是在特别偏僻的地方,只好咬紧牙关,气韵丹田,一口气走到朋友家。结果虽然进了门,终于没有忍到进厕所的那一刻,搞得裤管里面都是西瓜子……后来我躲在厕所里面把所有的裤子都洗了一遍,才算把这件事情神不知鬼不觉的掩盖了过去。
  如果某一天,我对网络的需求达到了这种紧急的程度,我一定不会很快乐。我们刚生下来的时候,吃喝拉撒都不随意,想拉的时候就要拉,于是只能靠尿布;长大了之后会自我控制了,但有时候还对付不了;知道学会控制自己的饮食,让自己生活规律,才算进入了理想的境界。网络也一样,如果我们总是觉得不马上上网就不行,或许我们还处在孩童的时期呢。
  最近一直在读《唐浩明评点曾国藩家书》,刚刚看到曾氏为自己的祖父母申请了四品顶戴,准备赶在祖母大寿之前寄回去,但祖母是十月份生日,他十一月份才申请下来,寄回去已经一月份了——而且祖母福分不好,九月份的时候就去世了,曾氏却是后来才知道。要按现在,这种大事肯定急得不行,恨不得马上上网写一封Email(也算是家书了),但那个时候,单程一趟要两个多月,只能算计好了,按照时间来安排,着急不得。曾氏在书信中就曾经批评他的几个弟弟,说他们为什么要等到折差来了才写信呢?如果我也等到折差来了再写,京城里面这么多事情,岂不是一封家信都写不成了?
  我到一个新的城市的时候,不论大小,出车站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商店买地图。见面的地点和联系电话当然抄在笔记本上。手机当然不是欠费的,钱包里面一定有零钱。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快见面了,才去找电子地图呢?

第26天:牛博不是一天练成的


 最后几天,速速投票机器人看这里

  转眼间,Feedsky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就已经走到了尾声。今天主持人MM心情不太好,小手一挥——你们回去自己随意作一篇吧!后来想想觉得不太合适,就加了个要求:“写出最有质量的话题”,简言之,就是做一篇很牛的文章来。
  想了一天之后,我想起一句话来:再牛的博客,前1000篇也都是垃圾。我写到现在,才写到731篇,离1000篇还有很长很长的距离。换一个角度来说:写一篇牛文章,就能够让我成为一个牛博客了么?
  这当然是牵强附会的说法。一篇牛文不会成就一个牛博客,但没有一篇篇的牛文,永远也成就不了一个牛博客。正确的做法可能是这样的:无论碰到什么题目,都绞尽脑汁,做一篇最牛最牛的文章出来,日积月累,或许你就成了一个牛博客;如果你总是平平淡淡的去待它,它也只能平平淡淡的对待你,最后不过“泯然众人矣”。
  有人说“从长期来看,增长率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而每一次都全力以赴,或许是保持最高的增长率的唯一途径。
  会过去看,我虽然一直是在做加法,但始终没有让这一条曲线变得十分的陡峭。如果增长率偏低的话,存活的时间就变成更重要的因素了。如果我能够写80年,一定比一个写30年就死去的人更牛。
  所以,我决定,每天改进一点点,争取活到100岁。

PS. 今天的话题要求附带一个小调查,那我就调查一下吧:你觉得这26天的文章中,哪一篇你最喜欢?过去的700篇文章里面呢?欢迎提名 :)

第25天:传说中那个无烟的中国


 再不投票就没有机会啦 - 机器人点这里

题记:让我们记住,这次比赛中,至少有两位赞助商的软文出现了两次,其中之一就是这个汉草。第12天的时候他给我们出的题目是“戒烟的高招”,今天他我们的题目是“迈向无烟中国,我们能做什么”,两个题目有多大的分别?

—————— 题记的分割线 ——————

  先明确一下概念,无烟的中国,指的是没有香烟的中国,不是指没有烟囱的中国。
  作为一个人类,我们总有各自的弱点,食色性也,我们总在某种东西上面有所欲求。如果只是求一时的满足,就成了浪荡公子;如果能够坚持一生的追逐,却又能成为人间的英雄。这是我们痛苦的根源,却也是我们快乐的源泉。一块石头躺在大太阳下面,它不会觉得热,它不会说我要跑到阴凉的地方去,但是人会。人在追求自我满足的过程中或升华,或堕落,这就是每一个人的道路。
  烟或许可以算的上是这样一种自我满足的手段——吞云吐雾中总有那么一刻可以让你忘记自我。从本质上它和毒品是一样的,和性是一样的。网络上流行一个理论叫做人品守恒定律——简言之人不可能永远的幸运,如果在某一出过分的幸运了,到别的地方总是要倒霉的。与此类似我们可以发展出一个叫做欲望守恒的定律——一个人活在世界上所需要满足的欲望是守恒的,他不被性满足,就被食物满足,然后还可能被事业、金钱、地位、名誉满足,当然,也可能被香烟满足。欲望这个东西和人品类似,虽然可以有增减,但是对于某个独立的个体来说,总体上是恒定的。所以,实现无烟的中国很简单,把大家的欲望都引导到实现社会主义上去,就好了。
  《美国黑帮》里面说,如果没有警察和中间商的剥削,一个普通人买到纯正的毒品,可能只要几美分而已。新一代毒枭所做的,不过是减少中间环节,直接从亚洲进货,压低售价,提高品质,如此而已。香烟也一样,长期以来我国烟草业一直是税收中的第一大税源——2004年我国烟草行业累计实现利税超2100亿元。如果没有这些,是不是到普通人手里面的香烟还要便宜许多?经济手段一直被认为是所有调节手段中最直接的一种,想要实现一个无烟的中国,再把税提高十倍,如何?一个人欲望满足的代价太高,他自然会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你不用操心。
  汉草所给的提示材料里面有这么一段:
  “耗时两年,由美国布隆博格基金斥资500万美元支持的“迈向无烟中国”计划,正在全国展开。美国纽约市长密歇尔•布隆博格,每年象征性地拿政府1美元的报酬,每天早晨都是坚持坐地铁上班,拿出自已一大部分积蓄援助贫困的人,并且曾捐款1.25亿美元帮助世界人民戒烟(其中500万美元定向投到中国),开展迈向无烟中国计划。他表示。之所以要倾力推动放弃吸烟习惯的斗争,是因为他不忍心看到只要戒烟就能够避免早死的人们濒临死亡。”
  一个美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500万美金扔到中国来,还坐地铁去上班,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我们应该学习这种精神,把自己的欲望都调整到建设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的事业上来,争取早日建设一个无烟的中国。

第24天:我最浪漫的事


 投投投投票 - 机器人用链接

  我承认今天的题目把我难住了。Feedsky主持人小姐总有这样的嗜好——偷窥他人的过去——当她被绑架的时候,因为不是她出题,我们的日子就比较好过,得以写一些评论、虚构类型的文章过关,当我们终于把她救回来了,又轮到她出题了,我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我倒是希望明天还有人绑架她。

—————— 废话完毕的分割线 ——————

  既然写浪漫,首先要搞清楚浪漫的定义。搜索了一大圈,总算找到一个中文的词典,解释如下:

(1) [romantic]
(2) 富有诗意,充满幻想
我的想法也许有点浪漫
(3) 行为放荡,不拘小节(常指男女关系而言)
他们的关系太浪漫了

  如果从英文romantic解释过来,指的是“中世纪骑士故事; 传奇, 冒险故事”或者“色情小说”。这个词本来是一个外来词,不过人性总是一样的,既然是传奇故事,总要和“色情”沾上边。如果不是为了尖塔里面的公主,勇者为什么要去斗恶龙呢?
  我曾经长途奔袭几百公里去看一个MM,在那个城市逗留片刻,然后又远远的离开。
  我也曾经捧着一大捧99支玫瑰花,站在女生宿舍楼下,送给一个路过的不知名的MM,然后离开。
  我还曾抱着一个MM在女生宿舍下面打滚,痛哭流涕,惹得众人观望,然后在半睡半醒间离开。
  经过偶MM提醒,偶们还曾经半夜里在半夜中游荡,螃蟹肥了的时候狂奔到水库边买螃蟹。
  类似的事情做得太多,以至于我都不觉得自己曾经浪漫过。讨论之后我们觉得,浪漫不过是吃饱了饭没有事情做的一种表现,如此而已。

第22天:无线网络生活的理想


 冰天雪地裸体后空翻360度跪地求投票 - 机器人点击此处

  今天绑架Feedsky主持人的这个家伙很奇怪,主要有两点。
  第一,这个家伙搞不清楚自己叫什么名字,在绑架信中他这样称呼自己:“ifon话题冠名”,然而他怕我们看不懂,又画了一张图贴上来,这次他又称自己为“info冠名”了。然而无论是ifon还是info,都是一个互联网上很普通的名字,简直无法追踪到谁在背后指使,可以说,这个劫持者有点小聪明。不过,实际上,应该叫fon
  另外,就是这个劫持者显然很偏执,完全没有与时俱进,比如说他威胁我们作的这篇文章来赎票,题目就叫做“你理想的无线网络生活”。还给我们具了几个例子,比如说“在候机大厅,无聊的时刻,用iphone收邮件,处理紧急事务。”这句话本身前后矛盾我就不分析了,更重要的是,难道还有人认为随时随地上网,是一件很尊贵的事情?是一件很潇洒的事情?《2007中国无线互联网 WAP用户行为研究报告》就指出,“2007年无线互联网(WAP)网民中,近一半WAP网民为高中(中专)以下学历.统计结果还表明, 2007年中国WAP网民中,保安、工厂工人等基层职业者和自由职业、无业人员所占比例超过三成,远超仅17%的办公室年轻白领.”看到没有?现实的需要远远的胜过了理想的意境。那些有着良好上网条件的白领们、高管们,还是在办公室老老实实用你们的宽带吧,显摆什么呢?
  当然,我是有我的理想生活的——随时随地完全自由的联通,当然是最大的理想。就如《虎胆龙威4》里面的那位warlock一样——我同意发条同学的看法,这位“首领级家里蹲”显然是虎胆龙威4中唯一有趣的角色——如他的理想一样,“如果最后一个芯片坏了,我仍能与外界保持联系”,“我买了五部发电机,就为了能够一直上网”。看图,看到他背后的一大堆设备了吗?

warlock

  电影里当然有少许夸张的成分,但我认为这恰如其分的代表了这种理想。为了真正的随时联通,你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要有最基础的无线电,最好能够有卫星连接——看到没有,这些都是无线的——当然Wifi和小区基站也是少不了的,应该还是能来自不同的提供商。在我们这里,国家对频段的规定限制了民间对无线电频段的使用(没有牌照就无法设立大功率远距离基站),电信垄断利益限制了手机网络最终接入用户的信号质量,同时也限制了高速无线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我们通达理想的道路将要困难的多,还有人在继续努力吗?
  意淫当然容易,现实道路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