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忠旺项目资料

建设时序

关于大庆忠旺项目,已经有很多的资料找不到了。

在2013年10月的一份百姓问答中,大庆高新区管委会是这样描述项目的:

忠旺铝材项目于2011年2月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正式落户大庆高新区,2012年8月开工,目前正在进行施工。项目厂址位于大庆高新区产业三区,秀水路以南、G10国道以西,因此网络传播的建厂位置紧邻滨洲湖的消息并不属实。

继续阅读“大庆忠旺项目资料”

Off-the-record 2

从8月初开始实施Off-the-record“计划”,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除了取消“微信运动”以外,也基本上暂停了朋友圈的所有更新。不过发生了“8·12”爆炸事故,紧急情况下朋友圈还是每日更新了事故相关的信息。知乎专栏和博客是继续写作的,回应的人比较少。

Off-the-record计划出发点是个人隐私,但经过一个月的体会,还包括了很多其他的感受:

  1. 朋友圈是一个熟人阅读网络,实际上也是大多数人的活跃的交际圈。知乎是署名网络。而博客等是扩大化的陌生人网络。互动水平是显著下降的。
  2. Off-the-record不但是交际形态的再造,也是自我生活的再造,两方面都是困难的。从熟人网络到陌生人网络很困难,从一个熟人网络切换到另外一个熟人网络很困难,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侧重点也很困难——跑步对我来说很容易,但高水平的跑步就很难,要转行做别的事情就更困难了。

我们都生活在社会中,随时随地在对自己的形象进行一种塑造,是否在某些方面选择Off-the-record只是塑造中的一个选项。

厦门PX事件:回顾与经验

厦门PX事件是一个起点,也是一个分水岭。从这个事件开始,中国正式进入环境群体性事件多发的年代。然而,厦门PX事件所带来的正面经验,却远远没有被人们所认识和接受,群体性事件屡屡落入警民暴力冲突、政府单方面宣布项目停建的怪圈。反观厦门PX事件,群众“散步”较为温和,公共知识分子充分参与,而政府则采用规划环境影响评价等合法手段,通过半年时间,经过数次与群众沟通,最终从规划角度确认项目不再建设——这一切都为化工行业与城市发展直接的冲突解决提供了良好的范本。

现场图片
(图片引用自维基百科)

继续阅读“厦门PX事件:回顾与经验”

想要改变人生吗?来矫正行为吧!

这个题目还算煽情吧——人生是可以自我改变的吗?

自我导向行为》给出的答案是可以,方法就像书名一样,是行为矫正。这本书是一本心理学专业的教科书,所以他是用一种教科书的方式来告诉我们的这一点。这本教科书是我读过的,写的最好的教科书。正如序言所说,“本书的宗旨是帮助你了解一个应用广泛的行为理论,指导你通过练习来掌握自我分析的技能,为你提供关于如何实现自己所设定目标的精确知识。”

这本书基于一个很简单行为控制模型,即一个行为的发生包含着“前提-行为-后果”这样一个事件链条,改变这个链条上的任何一点,就有可能改变这个行为。甚至对这个链条的观察本身,也可以改变行为。任何的目标都需要依靠行为来实现,而这本书就是告诉你,如何通过一系列的心理学技术来改变行为链条,矫正人的行为,实现新行为对旧的行为的替代。

这本书的基本理念很简单,因此整本书写得很像一个美妙的分形,即在“前提-行为-后果”这样一个主题之下,不断的在不同的层次上对这个主题进行展开,在整体上又不断的进行重复。正因为如此,这本教科书才让人读起来简洁而美妙。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你需要戒烟,那么你可以选择改变前提(不带着烟出门,或者尽量不去你需要吸烟的场合)、动作(用口香糖或者槟榔来代替烟)、结果(让你的朋友看见一旦你抽烟就找你要100元钱),或者最简单的,你可以仅仅记录你每天抽烟的数量,或许看见你每天抽多少烟已经能够给戒烟提供足够多的动力了。

读这本书的同时我选择了一个很简单的动作来进行测试,就是做俯卧撑。我上肢力量很差劲,每次做俯卧撑的数量都停留在30个左右。我只选择了最简单的策略,就是把我每天做的俯卧撑的数量记录下来。下图就是我两个月以来的记录:

画成图表就是下面这个样子:

到目前我每组能够做50个俯卧撑,每天早晚各做一组,这样基本上就能够做到每天100个俯卧撑了(最近两周身体一直有炎症,这两天才恢复数量)。因为俯卧撑本身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行为,行为本身改进的余地不大,也没有太多的必要设定更多的奖励以作为反馈,只需要设定适当的提醒作为前提,通过改善前提来促进行为本身的发生。而对于复杂的行为,则需要综合应用更多的矫正技巧,以帮助自己达到更好的水平。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我过去对这个进步的方法学关注的很少,成功学的书虽然激动人心,但是很少有严肃的关于个人的行为改进的论述。而《自我导向行为》则恰恰是这样一本书,正因为他朴素而又扎实,才显得难能可贵。

Forward-looking: 10 years, or 10, 000 hours

两个星期之前,和阿土沟通的时候,用一句话总结了最近的状态:“工作上千头万绪,生活上情况频出,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后来我把这句话发在饭否上,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就删掉了。事实永远证明,生活并不依照你的描述的方式是否直白而发生变化,它永远就是这么发生着。 简单的汇报一下吧。工作上的事情,经过半年的试用期,我们终于转正了,其实唯一的变化是下个月的工资条会好看一点。工作内容从入门开始就非常非常的多,好几条主线同时推进,几乎每一条对于我来说都是全新的经验。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好玩的事情。每天都像是崭新的一天,我努力睁大眼睛去看,还是看不过来。想想看,真是快乐啊。 我二十六岁了。人生已经过去了1/4甚至是1/3。过去的人生如流水,到现在还是普普通通。未来的人生似乎也像流水一般,潺潺的流过来,用阿土的话来说,“一眼可以看到退休”。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而平静的时代里,生活在一个动荡而稳定的国度中,这简直就是我们最大的幸运。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可以了解一些事情,我们可以想象一些事情,我们可以去推动一些事情,很多都是在过去的岁月中只有伟大灵魂才能够到达的。我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唯一要问的,就是在未来的岁月中,我们能为自己和这个国家做些什么了。 能做到多少,完全取决于我们的力量。回想一下过去的岁月,虽然也做了一些事情,但是经常半途而废,跆拳道练了一年半,户外玩了三年,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浅尝辄止,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有些事情,虽然一直在做,却远远没有尽自己的全力。 这是一个速朽的时代。无数的信息被创造,涌入我们的头脑,然后被遗忘。什么东西是有力量的?什么东西可以对抗朽烂? 在快速的时代更要缓慢前行。有篇文章说,用十年来教自己编程,很多艺术家、科学家,在展现天赋之前都经过了超过十年的磨练;有研究表明,成功者并不完全靠智商,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关键词,叫做“一万小时”——如果每周二十个小时,正好也是十年。无论你是一个怎样的天才,在进入高层次的学习机构之后,唯一能够把你和他人区别开来的,就是这10000小时的投入,如此而已。 其实这个结论主要是针对青少年的,16岁到26岁。可惜我们的青春已经被狗吃了,只好挪用过来,做一下变换,希望同样的结果能够发生——虽然我不知道会需要10年、15年还是25年。但我知道,从现在开始做一件事情,10000小时之后,我至少会不那么普通,至少会有那么一点理解和力量。 我想业余做点金融、理财方面的研究和实践,兼顾一点计算机和语言。今后这个博客的主要内容也会朝着这个方向转型的,也算是对Happysky.org下一阶段的定位吧。当然在上班时间主要还是环境相关领域的摸索,也会继续研究,工作也需要更多的投入。两条主线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想想看,你会做什么样的事情呢?十年后我们再相见吧。

第31天:Feedsky博客大赛个人总结


 —————— 居然还有机器人 ——————

  30天的作文大赛已经结束,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结果,官方的数据仍旧在统计之中,奖项也还没有公布,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他们居然还留了第31天的题目:“我来当评委”。
  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Feedsky作文大赛最大的缺点,就是评委的缺位,更进一步,不但是评委的缺位,也是观众的缺位,主办方的缺位。我们就好像一群超女,自带亲友团,站在空旷的舞台上,身上贴满了广告,没有灯光,没有点评老师,台下的观众寥寥无几,身边只有一个傻傻的还经常不见了的主持人。我们的确是“想唱就唱”了,但是我们也就仅仅是“想唱就唱”而已。正如和菜头同学所说的,这场比赛,非常的web1.0
  Web2.0强调的是用户参与,但是统计数据显示,只有1%的用户会成为真正的内容创造者。假设此次比赛有1000位博客从头走到了最后,那么这个社群应该有多大?至少10万人。但是我们的10万观众呢?我们创造了内容,但是没有等比例的拉动流量。同样我们每天幸苦创作出来的内容也静悄悄的躺在每一个人的博客里面,没有Digg,没有互联。参加比赛的那一天,我们是一个孤岛,当我们为同样一个比赛奋斗了30天之后,我们依旧是一个孤岛。从数据上来说,我们真的没有进步。让我们来当评委?如果不知道其他都是谁在参赛,如何做评委?这个评判的过程应当贯穿在整个比赛的过程中才对。
  当然,我同意Feedsky做一个活动很不容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做活动。我曾经组织过好几次定向比赛,每次连报名的人都吸引不来;而一位同伴组织,则常常爆满;又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弄来了几十号人,自以为很成功了,一个到场的老师问:怎么连个主席台都没有,大家都这么站在空地上?我当时就惊讶的不行。我觉得Feedsky的情况和我差不多,过分受限于自己的眼光了。在这个情况下,最好能够引入外部的人才——这是我对Feedsky的建议,如果你们以后还要组织类似大型活动的话。这个东西和建设网站不太一样,不属于同一类人擅长的范围。
  我们有进步吗?虽然我9,10月份都写满了30天,因此一个30天的连续写作对我来说根本就构不成挑战。但是,Feedsky的作文大赛依旧在一定程度上让我拓展了写作的范围,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缺点。我以前很少在博客上提起关于自己的事情,写完这个比赛系列之后,可能与读者的关系能够拉近一些;我也发现自己除了杂文之外,别的文体几乎都无法把握,不论是小说还是诗歌,往往是构思一天最后依旧只能用杂文作答。感谢Feedsky给我这样一次机会。
  最后我要说:Feedsky,千万不要把思路局限在那本什么“精选集”上了,看看还有多少的事情可以做,我几乎就阅读了寥寥几个参赛博客呢!

读者来信:我的30天30题

亲爱的ppip:

  读了你三十天的文章,想了很多,也有很多话一直想要写下来。总不能老是只看不写吧!我把我的答案也都写出来了,本来想发在自己的Blog上,又觉得太熟悉,正好发在你的博客上好了。有来有往才会热闹。

你亲爱的读者小溪

(以上是我杜撰的。以后我们做一个小小的约定,如果文章太长,超过3屏以上,我可能会选择不输出全文,以免在阅读器里面占用太多空间。OK?)

继续阅读“读者来信:我的30天30题”

第30天:你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


 投票区 - 机器人

  Feedsky新概念作文大赛30天的赛程,终于走到了最后,今天的题目是“你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或许Feedsky主持人想卷奖品潜逃,不给我们颁奖了,所以让大家作一篇自我陶醉的文章,以便在大家互相吹捧之际悄悄卷铺盖离开——当然他们的阴谋一定不会得逞。
  这次比赛分为两场:博者神龟,30天30篇不同主题的文章,昨天的文章有超过250人完成,最终完成比赛的,也大致是这个数量,我的人气排第6名;参加龟兔赛跑,即自选主题30天挑战赛的人应该更多一些,在总榜里面,我排15名。对于一个一直悄悄写作的博客,还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不是么?其中大部分人气,可能来自那些从搜索引擎过来的访客。相比之下,投票的人就不是很多,我的博客依旧是一个朋友聚会的地方,还没有变成大杂烩。一个小小的地方能够在250多个博客里面排第6,已经很让我满足了。
  说起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这句话真拗口),我的目光穿过时间隧道里面的尘埃,直接就落在了十几年前,小学三年级的我身上。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我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只能从照片上看到一张红扑扑的脸蛋和脖子上的红领巾,但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年我得了年级第一,我已经不记得是总分第一还是什么第一了,估计那个时候只有语文和数学。在那以前和从那以后我基本上和第一没有缘分,我不想它,它也从来不找我,那一次第一更像是一个偶然。
  我的生命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走到了现在,每当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能够做的更多一些。比如说,做工艺设计,应该更多的与实际厂家取得联系,让设计更快的转化为产品;比如说,参与教材编写,应该更广泛的阅读相关资料,查找自己的知识漏洞,让自己变成业内专家;比如说,运作社团,应该更广泛的推动机构改革,吸纳更优秀的人才全面参与社团的建设。如果我只做了80分,我多么希望自己曾经做满了100分。
  我的一位师兄去了英国,他就是这样一个总是做满100分的人。做试验,我们发国内的EI,他发国外的SCI,还发了好几篇。写英文论文不容易,那时候他就说:我的头对着屏幕,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抬起来了。然而他终于完成了这个跳跃,跑到英国去了。同一级的师兄师姐则大多在国内找工作。
  我对做第一没有什么兴趣,但却总是在想自己还能不能提高一点,生命的密度还能不能增加一点。相对于那些致密的人生来说,我们的还是太疏松了,能插入无穷的机会和可能性。
  不追逐第一,但憧憬未来。

第29天:达尔文的手机


 去投票 - 机器人

  Feedsky杯新概念作文大赛进入倒计时阶段。我发现我又对举办方的诚意进行了错误的估计,第25天的时候我还说,“至少有两位赞助商的软文出现了两次”,目前看来,“至少有两位赞助商的软文出现了三次”。Oh, my god,不知道这几个家伙,谁会最终夺取最后一天的冠名权?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今天的题目是“手机病毒,离我们还有多远? ”
  我说:很远。
  如果每一个人都像我这样,使用最最最简单的Nokia 1200,除了短信和电话之外什么功能也没有,那么恭喜你,手机病毒离你还有十万八千里。总会有一个理由让你沦落到我这种境地的,比如说,像我一样,在井边捞月亮的时候不小想把上一个手机掉在了水里;又比如说,你很不幸的生活在深圳那样的城市,经常在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就被借走;种种理由让你恨不得让那个拿到手机的人因为费了这么大力气拿到一个垃圾手机而恨不得马上把手机扔掉,因此你和我一样选择了Nokia 1200,或者Moto C115,或者别的什么古老的像从垃圾堆里捡出来一样的手机。虽然这样的手机依然BUG多多,比如说Nokia 1200的中文短信编辑就有无法正确清空的BUG,还有众多老款手机如3310有收到特殊短信会死机的BUG,这些BUG本身还不至于造成病毒的流行。
  进步始终是人类的主旋律。
  当无数的新功能被塞入到手机里面去的时候,蓝牙、红外、WAP、彩信、JAVA,一个可以被执行和利用的漏洞网络就形成了,只等有心的人去利用而已。但是我在网络上搜索相关的新闻,发现一个很有去的情况,Symbian系统,就好像PC平台上的Windows系统一样,成了众矢之的,众多病毒都在此扎根,相对来说,其他的平台日子就好的许多,就像我现在用的Linux一样的放心。我不太明白其中的缘由,但是我一直不太喜欢Symbian平台的手机,无他,反应太慢,简直就不像掌上设备。如果你也选择一个正确的平台,想必能够过更多安稳的日子。Windows Mobile平台似乎也不是一个太好的选择,已经有超过450种病毒在上面繁衍。
  黑手永远都存在。
  病毒早就不是当代的主流,PC上最近流行的趋势是木马比病毒多。显然,能够偷信息,操控机器的木马要比只能做破坏的病毒有用的多。偷盗贩卖QQ号什么的,也早就成为了一种产业。随着像iPhone一样强大的手机不断的涌现,这一舞台上还将表演更精彩的大戏。我们期待Google的Android平台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新意,但我们也不能寄希望于Google完全不犯错误,毕竟没有一个系统是完美的。与病毒木马为伍的年代,多学习相关规则,保护自己的隐私,才是生存下去的不二法门。
  适者生存,达尔文很久以前就说过。

第28天:当一切都成为虚拟的时候


 投票去 - 机器人

  Feedsky杯新概念作文大赛进入第28天,今天的题目是“理想中的虚拟形象”。

  如果真的有一个纯粹理想的形象,那我的形象就是中国互联网的GFW,是网络游戏中的GM——江湖中没有我的形象,却有我无数的传说。我不是一条狗,不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女人,也不是一台深蓝,但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存在。我没有任何形状,我没有任何颜色,我只是奔流不息的比特,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存在。我以无数的角色出现在网络的每一个角落,但似乎我又从未出现过,但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存在。他们不知道我确切的是什么,他们只是指着屏幕,大声的对朋友说:看哪,又来了!
  我没有成为这样一个形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做到了。当我指着屏幕说,啊,看哪,这是GFW做的,我一定是认真的,但我并不知道它在哪里,并不知道它到底是谁。不得不说,GFW定义了网络世界一个终极的理想化的形象。我们应该给它祭上三根香,再洒上一杯烈酒,它不再是GFW,它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