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忠旺项目资料

建设时序

关于大庆忠旺项目,已经有很多的资料找不到了。

在2013年10月的一份百姓问答中,大庆高新区管委会是这样描述项目的:

忠旺铝材项目于2011年2月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正式落户大庆高新区,2012年8月开工,目前正在进行施工。项目厂址位于大庆高新区产业三区,秀水路以南、G10国道以西,因此网络传播的建厂位置紧邻滨洲湖的消息并不属实。

继续阅读“大庆忠旺项目资料”

汉王T100蓝牙速录笔(扫描笔)入手评测

在这个手机高清摄像头已经普及的年代,蓝牙速录笔绝对是相对小众的存在。如果需要录入文字,拍照然后OCR(比如扫描全能王)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案,是否还需要单独搞一个速录笔?不过拍照+OCR方案有一定的缺点,主要是精度还是不高,对于书籍的弯曲部分不能很好的处理,OCR之后的编辑比较繁琐。蓝牙速录笔会不会效率更高一点呢? 继续阅读“汉王T100蓝牙速录笔(扫描笔)入手评测”

中国环境污染会走向何方?

总体来说,我觉得,中国的环境污染,不会逃出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也就是“先污染,后治理”的总体模式是无法打破的,这个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是任何一个“应激-反馈”体系的运动规律,不是理想主义就可以改变的。 继续阅读“中国环境污染会走向何方?”

Off-the-record 2

从8月初开始实施Off-the-record“计划”,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除了取消“微信运动”以外,也基本上暂停了朋友圈的所有更新。不过发生了“8·12”爆炸事故,紧急情况下朋友圈还是每日更新了事故相关的信息。知乎专栏和博客是继续写作的,回应的人比较少。

Off-the-record计划出发点是个人隐私,但经过一个月的体会,还包括了很多其他的感受:

  1. 朋友圈是一个熟人阅读网络,实际上也是大多数人的活跃的交际圈。知乎是署名网络。而博客等是扩大化的陌生人网络。互动水平是显著下降的。
  2. Off-the-record不但是交际形态的再造,也是自我生活的再造,两方面都是困难的。从熟人网络到陌生人网络很困难,从一个熟人网络切换到另外一个熟人网络很困难,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侧重点也很困难——跑步对我来说很容易,但高水平的跑步就很难,要转行做别的事情就更困难了。

我们都生活在社会中,随时随地在对自己的形象进行一种塑造,是否在某些方面选择Off-the-record只是塑造中的一个选项。

上海国轩新能源锂电池(松江)项目折戟

5月15日,上海国轩项目宣布正式退出松江。此次群体性事件发展迅速,显示了高水平社区在自我组织方面旺盛的生命力。自发的“绿丝带”活动及三次集会,将一个10万人规模的社会群体紧密的团结在一起,迫使一个无力应战的项目迅速退出。虽然“电池”继“PX”之后,成为又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我们还是要说,上海国轩自身在项目筹备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才是此次群体性事件的主因。

继续阅读“上海国轩新能源锂电池(松江)项目折戟”

长治苯胺事件资料

2012年12月30日,位于潞城市的潞安天脊煤化工集团苯胺罐区因输送软管破裂发生苯胺泄漏,经测算,苯胺泄漏总量为319.87吨;流出厂区134.29吨,其中,流入浊漳河8.76吨。泄漏事件引起作为下游引用水源的浊漳河污染,进而导致1月5日河北邯郸大面积停水。此次事件是2005年松花江重大污染事故后又一次跨境污染物转移重大事件。

继续阅读“长治苯胺事件资料”

四川石化与云南石化大炼油项目资料

前面提到过为什么要整理这些资料,简单的说就是大家在轰轰烈烈的反对或者赞同一个项目的时候,却没有一个基础资料告诉大家这个项目到底是什么。以下两份文档主要放在wikipedia相关条目中(彭州石化云南石化)。对于这两次群体性事件的具体过程,我并未太多关注,wikipedia上也有相关条目(成都事件昆明事件)。空间遥远,资料难得,其中部分细节,尚需要时间洗涤。

继续阅读“四川石化与云南石化大炼油项目资料”